曆史學家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圖爾古特看出了我的心思,急忙作解釋,“我的朋友們,這是記載與龍之號令進行的一次戰爭的支出賬目,是由一個領受蘇丹俸祿的官員在多瑙河南邊的一個小城裏寫下的——換句話說,這是一份公務報告。你們看得出來,德拉庫拉的父親,弗拉德·德拉庫拉,在十五世紀中期迫使奧斯曼帝國耗費了大量的錢財。這位官員批準三百人披盔帶甲還——你們是怎麽說的?——挎著單刃彎刀守衛喀爾巴阡山脈的邊境,以防當地人造反。他還為他們買了馬。這裏”——他修長的手指點著卷軸底端——";說到弗拉德·德拉庫拉揮霍無度——是個討厭鬼,迫使他們花的錢比帕夏預計的還多。帕夏很不開心,很不高興,他以安拉的名義祝天子壽比南山。”

“這些書沒標上出版日期?”我俯身看文獻,問道。

“它不像我研究過的任何一個地方,而且無從知道它的——你們怎麽說的?——比例,你們知道嗎?”他把圖放到一邊,“這是另一張圖,像是第一幅圖的放大。”

他歎了口氣,“但無從進一步查證。你們看,沒有多少說明文字,除了《可蘭經》上的幾句話,還有這句奇怪的箴言——我曾仔細地把它翻譯過來——說的大概是‘他在這裏與邪惡同居。讀者,用一個詞把他掘出來吧。’”

圖爾古特敏銳地看了看我,“那是給這份藏品上鎖的時間,”他說,“教授,您為什麽這樣說呢?”

下麵兩份卷軸內容類似。圖爾古特打開一個更小的包裹,裏麵是一張畫在羊皮紙上的速寫。

就在那時,大廳裏響起腳步聲。我緊張地四處張望,心想會不會看到德拉庫拉,不管他變成了什麽樣。不過,露麵的卻是一個小個子男人,他頭戴白帽,胡子灰白拉碴。艾羅讚先生到門口迎接他,我們繼續看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