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回了,不過他已去了美國的一所大學——你們的學校——信過了很久才到他手裏。”

“這裏說的是什麽?您能讀懂拉丁文嗎?”

圖爾古特叫出羅西的名字,那聲調是多麽的熟悉。他天衣無縫地加入了表演,卻不說明為什麽跑進來。

“非常奇怪的是,”圖爾古特說。現在我聽出了他聲音裏實實在在的害怕,“我看過很多次這份目錄,但從沒見過上麵有這個名字。有人把羅西的名字加上去了。”

不過他剛站起來,周到的管理員看到了他,便朝他走過來。他們很快地說了幾句。

他一邊吸橙汁,一邊嚴肅地說:“我知道。”

到了巴黎,我和巴利提包下了車。“巴利,請你幫我一個忙。”

“嗯,你知道,我決心把這件事徹底弄清楚,於是我向他打聽那個外國研究者的名字,可他記不得了,隻說他覺得是個意大利人。他讓我去看一九三零年的登記簿。這裏的朋友同意讓我查。我查了一下,找到了羅西教授的名字,發現他來自英國的牛津。後來我給他寫了一封信,寄到牛津。”

比我更有頭腦的圖爾古特匆匆出了門,消失在門廳裏。

“您認識他?”我問道。

我看著它,再次盯著名字後麵的話。我能確定那是拉丁文。

“他回信了嗎?”海倫幾乎是在瞪著圖爾古特。

我倒是願意相信他。海倫探詢地看著我們的兩位新相知,我不知道她對這一切都是怎麽想的,“好吧,”我說。

我感到一陣惡心,海倫抬起肩,似乎要甩掉顫抖。

他馬上就回來了,搖著頭,“他走了,”他喘著粗氣對我們說,“我在街上沒看見他,他消失在人群中了。”

“大概三個星期以前,”圖爾古特陰鬱地說,“請等一下,我先去問問艾羅讚先生。別走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