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那些信——”在我的手提包裏,”我趕快說。

“當然,是英語。”我也坐直了。“我跑了,我想他沒有跟著我,不過他在火車上。我隻能把我們的包丟在那裏了。”

終於,車子開始放慢速度,“下車,不過要緊靠車,”巴利低聲告誡我。“你看到他了嗎?”

“是嗎?”巴利仿佛喜歡我的卷發。

他的聲音平靜、文雅,隻問一個問題:“親愛的,你父親在哪裏?”

“你已經拿了你的手提包,我也拿了我的錢包。”巴利突然打住,盯著我。

“什麽?”巴利一下坐得直直的,“你肯

定嗎?”

巴利咬著嘴唇,“我們的下一站是布盧,”他說,“還有十六分鍾。”

“他根本不讓我看到他的臉,”我低低說道,“他躲在報紙後麵跟我說話。”

“別讓他看見你。我會看他往哪裏走。他正在四處張望呢。見鬼,他又上車了。我想他剛反應過來,知道我們沒有真正下車。”

我一動不動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瞪著對麵的看報人,他這麽安靜,我開始以為連他的呼吸都沒聽到,自己的呼吸也覺得很困難。過了一會兒,我最害怕的事發生了:他對我說起話來,但沒放下報紙。他的聲音十足像他的鞋子和剪裁完美的褲子,我聽著,開始起雞皮疙瘩,為我無法相信自己在聽。

“就是他,”我盡量不指著他,巴利飛快地把我拉回到梯子上。

巴利揉著我的頭發。“一個看報人?幹嘛把你嚇成這樣?”

幾節車廂過去,我看到一個黑色的腦袋轉向我們這個方向

,一個聳著肩膀的男人——我想,他充滿了使人戰栗的憤怒。火車加快速度,拐過一個彎。

突然,巴利把我拽離火車,跳到月台上。

“感謝上帝。我們隻能丟下其他的行李了,不過沒關係。”巴利拉起我的手,朝餐車尾部走去——讓我驚奇的是,我們走進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