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我看著海倫,她轉過來平視著我,她那堅強而美麗的麵容和圖爾古特家簾子後麵的那張臉有某種相似之處,我心裏一震。

他把我們領進窗邊的一個壁間,裏麵掛了張黑絨短窗簾,蓋著什麽東西。

我們並肩站在那裏,看著桌子後麵牆上的鑲框印刷畫。這是一幅木刻的複製品,和我在國內看到的相仿,不過這張臉完全是正麵的,那雙墨黑的眼睛似乎看透了我們。

“還聽說了第三本,”我提醒他,“別忘了,這是我自己親眼看到的第三本。羅西的那本也是一樣的木刻畫。”

我打開隨身帶著的公文包,拿出自己的那本。圖爾古特把兩本書並列擺在桌上,我們兩人比較各自收到的邪惡之禮。我們發現,兩條龍一模一樣,他的那一條鋪滿整頁紙,形象也更為陰暗;我的色彩暗淡一些,但都一樣,一模一樣,連尾尖的那塊斑點都一樣,似乎那裏的木刻在每次印刷時都沾了一點墨水。

圖爾古特看著我,“啊,您知道這是誰,”他陰鬱地說,

“您看得出來,我把他的各種模樣都收集了。”

“這是地道的獵殺吸血鬼的工具,有一百年了,”圖爾古特自豪地說,“這個地方原來是放蒜頭的,不過我把我的蒜頭掛起來了。”他指過去,我看到正對書桌的門兩旁都掛著長串的幹蒜頭,不禁又打了個寒顫。我有個念頭,博拉教授不僅謹慎,而且瘋了。一個星期前我和羅西在一起時,也有這種想法。

他點點頭。這時,掛著兩串怪異的蒜頭的門猛地打開,我們全都跳起來。

“一位失蹤的教授?”她麵帶微笑,平靜地看著他,“好吧,不過我們得先吃飯。我希望你們在這裏吃飯。”她轉向海倫。

圖爾古特拿出一本小書,封麵是古代的皮革,我拚命控製自己才沒伸出手去拿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