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我的天,”我說,想的不是阿克索先生有可能在別處看到過斯納戈夫這個詞,而是這個詞意味著伊斯坦布爾、我們周圍的一切和遙遠的羅馬尼亞之間存在著某種誘人的聯係。

圖爾古特回過神來,“很清楚,我們必須進一步進行搜索。塞利姆說等你們一準備好,他就帶我們去檔案館。他了解十五世紀伊斯坦布爾的各種資料,我們一起去看。我打算打電話給艾羅讚先生,他肯定樂意在開館前把所有這些資料拿給我們看。他住在檔案館附近,可以在塞利姆趕回去上班前給我們開門。羅西小姐呢?她起床了嗎?”

“我們已經見過了!”我嚷起來,他同時也叫了起來,我覺得那是土耳其語和英語的混合。

我們坐在旅館陰暗的大廳裏,沉默地對望著。

“我不知道。”

“我也有事告訴您,”我悶悶地說,“您先說吧,博拉博士。”

“是的,塞利姆不知道這本書還有沒有其他的版本,不過他想信劄集裏的文獻不是——你們怎麽說的?——贗品,因為他見過其中一封信的原件,在我們昨天看到的那本集子裏。您知道,他也非常喜歡研究那份檔案,我常在那裏碰到他。”他笑了笑,“呃,我們困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晨光也快照過來了,這時,我們在這本書中發現了一封信,可能對你們挺重要的。出版本書的收藏家相信它是十五世紀後期的。我在這裏為你們翻譯過來了。”

“落款呢?”我問道。我的心在狂跳。

“如果這些還不足以讓我在時間的流逝中睜大雙眼,那麽,還有一張熟睡的臉離我不遠——但也不太近。我堅持要海倫睡在我**,我自己則坐在那張破舊的椅子上。我隱隱感到她也害怕,從她那裏飄來一縷的恐懼會比另一個女人嚇得哭泣起來更讓我害怕,我的神經**起來。也許,讓我無法閉上眼睛的還有她通常挺直而高傲的身軀顯出了慵懶和柔軟,還有她一直顯出的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