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塞利姆不見了,一會兒,他拿著一本小書回來了。書的封麵是紅皮革,烙有金色的阿拉伯文。

“不過你們自己看得出來,我決定開槍是對的。這樣挨槍子兒,一個普通人肯定會受重傷。”海倫歎了口氣。

圖爾古特正疊起自己的外衣,為朋友做成一個枕頭。他站起來,來到塞利姆那裏,兩人專注地談了一會兒。

突然,圖爾古特大叫一聲,使勁捶自己的額頭,“我的朋友!”我們全都瞪著他,“我的朋友——艾羅讚!我把他給忘了。”

“您是怎麽知道的?”我吃驚地問。

這是水平一般的水彩畫,放在畫框裏。畫的是一個坐著的結實男人,頭戴白紅相間的包頭巾。他皮膚白皙,胡子雅致,目光望著遠方。

他搖搖頭,“他很正常。”

艾羅讚先生突然抓住圖爾古特的胳膊,急急地說了一大串土耳其語,似乎在懇求他什麽。

圖爾古特一臉的失望,他開始說什麽,可就在這時,一陣喘息聲打斷了我們。是

塞利姆·阿克索跟在我們後麵,對圖爾古特說了什麽。

我們四下尋找,最終在書架間找到了他。

海倫搖搖頭,“可他允許他的軍隊毀掉了城裏的大多數教堂,或把它們改為清真寺。”

“問得好,我的朋友,”圖爾古特冷靜地說,“不過我必須告訴您,從土耳其一開始統治伊斯坦布爾,就有許多教堂和修道院。蘇丹非常仁慈,允許它們存在。”

艾羅讚先生說,今天早上很早的時候,有個陌生人來到他的公寓,那人威脅他,要他為他開檔案館。今早我打電話給他時,那個吸血鬼就在他身邊,但他不敢告訴我們。那人知道是誰打電話後,說他們馬上去檔案館,艾羅讚先生不敢不從。他們來到這裏,那人讓他打開盒子。盒子一打開,那個惡魔就跳到他身上,把他摁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