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圖爾古特用土耳其語向她解釋。她那快活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先是明顯的懷疑。當他溫和地指給她看她那位新到客人脖子上的傷口時,她突然驚恐起來,匆匆朝廚房走去。不管發生了什麽,這位病人會享受到一頓美味。

“對不起,教授,”我說,“我們給您帶來了那麽多麻煩,現在又把這種威脅帶到您家門口。”我向他簡單描述了我們和那個吸血鬼的遭遇,包括我昨晚在哈吉亞·索菲亞門前看到他的情景。

當晚,我睡在布盧的一家農舍裏,巴利睡在房間的另一邊。這是我記憶中最難入眠的一夜。我蜷縮在**,老鷹或是鴿子的咕咕聲顯得那麽怪異。巴利仿佛離我很遠。早先,我還為兩張床分開而高興,因為這樣不那麽尷尬。可現在,我希望兩人被迫背靠背睡在一起。

“這是一位研究藝術的曆史學家收集的,這是特蘭西瓦尼亞和瓦拉幾亞教堂的照片。”他把書放到我手裏,“您為什麽不翻到第二十五頁呢?”

“您認為他的臉說明他是——”我沒說完。

在我們確認艾羅讚先生休息得很好後,圖爾古特便把我拉進他那古怪的書房裏待了幾分鍾。

“難以置信,”圖爾古特說。

於是我就去了餐館。

“什麽意思?”

“我嚇壞了。我能告訴您的就是這些。我看到您——正如您說的——帶過來的那個圖書管理員的臉,我覺得我已經認識它了。那還不僅僅是死亡的臉,那種表情裏有某種東西——”他不安地轉過臉,朝掛著那幅肖像的壁間望了望,“令我震驚的是,您的故事,您剛才向我提供的情況中說到從您第一次看見這個美國圖書管理員以來,他朝著鬼的世界又進了一步。”

圖爾古特現在麵色蒼白,往後靠在他那張中世紀的椅子上,“為了鎮靜下來,我從桌上的碗裏舀了一些糖放到茶裏。可就在這時,一件非常、非常離奇的事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