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按照斯特凡的故事,不管弗拉德是死於以上兩種情形中的哪一種,他肯定還有一些人仍忠實於他,因為他們冒險把他的屍體運到斯納戈夫。人們一直相信,那具無頭屍體就埋在斯納戈夫教堂的聖壇前麵。

他和我們共同生活了幾個月。對斯維帝·格奧爾吉這個修道院,他從不妄加議論,隻向我們講述他到過的眾多天賜之地,以他虔誠的天性使我們這些從不出國門的人了解到基督的教會在異國他鄉創造的奇跡。他曾講過威尼斯海上的瑪利亞灣有一座海島禮拜堂。那座島非常小,海浪拍擊著禮拜堂四麵的牆壁。還有一座海島修道院叫斯維帝?斯特凡。斯特凡曾沿著海岸朝它的南邊走了兩天的路程。就在那裏,他放棄了自己的原名,改叫它的資助人的名字。這類事情和其他事情他跟我們說了很多,包括親眼目睹寫馬布爾海上那些可怕的怪物。

在這次旅行中,一件更為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佐格拉福的撒迦利亞《紀事》阿塔那斯·安吉洛夫——安東·斯托伊切夫引言作為曆史文獻的撒迦利亞《紀事》眾所周知,盡管包括《流浪者斯特凡的故事》在內的撒迦利亞《紀事》極不完整,但它是一個重要的信息,它確定了基督教十五世紀在巴爾幹的朝聖路線,提供了關於瓦拉幾亞的弗拉德三世“特彼斯”遺體下落的有關資料。人們一直相信他葬於斯納戈夫湖的修道院。對於瓦拉幾亞的新殉道者,它提供了寶貴的記載(雖然我們不能肯定來自斯納戈夫的修士們的國籍,除了《紀事》的對象斯特凡)。其他隻有七位瓦拉幾亞的殉道者有曆史記載,他們中沒有一個是在保加利亞殉道的。

這次更早的——亦是最近的——穿過保加利亞的宗教旅行使得土耳其人想到瓦拉幾亞修士的旅行有特殊意義。搜查他們的馬車這一行為——很可能由當地一位帕夏的衛隊進行——暗示保加利亞的土耳其官員對他們此行的目的可能已經有所了解。當然,奧斯曼帝國當局不會情願將他們最大的政治敵人之一的遺骸存放在保加利亞,或容忍對這遺骸表示敬意。不過,更令人迷惑的是這樣一個事實,對馬車的搜查肯定一無所獲,因為斯特凡的故事後來提到,遺體安葬在斯維帝·格奧爾吉。如果他們的確攜帶了一具遺體,我們隻能臆測他們是怎樣藏起這整個(盡管是無頭的)身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