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斯托伊切夫以手撫額,“要是我知道就好了。”他喃喃道,“沒人知道。”他悲哀地看著我們,“如果土耳其人有理由仇恨或害怕這座修道院,那麽它很可能已被完全毀掉。我一度想找出斯維帝·格奧爾吉的地點。”

“也許吧,”他奇怪地笑道,“如果我和羅西果真在那裏相遇,也許我們在為時不太晚之前就能匯合我們各自所了解到的情況。”

“裏拉?”拉諾夫手裏掂著那本期刊,“很好。我們又將進行一次旅行,也許在後天。”

其他的客人開始聚集到葡萄架下,沒過幾分鍾,一些聽眾跳起來,手風琴又開始了演奏。琴手甩著頭發蓬亂的腦袋,張嘴唱出一首歌。

在發黃的頁邊,龍爪的附近。斯托伊切夫指著它,但某種情感——厭惡、恐懼——過於強烈,以至於他一下忘了用英語說話,“Krv,”他說,“血。”

斯托伊切夫轉向她,“我相信是的。奇裏爾教友的修士們運送的是弗拉德·特彼斯的遺體這意味著——除了被土耳其殺害的那兩個成員之外——他們安全抵達了保加利亞的一座修道院。斯維帝·格奧爾吉——它在哪兒呢?”

他毫無顧忌地翻看桌上的書本和文章,最後拿起那本舊期刊,裏麵登有斯托伊切夫部分念給我們聽的撒迦利亞《紀事》,“你們關心的就是這個吧?”他朝我們微笑,“也許我也該讀讀,受點教育。對於中世紀的保加利亞,我不知道的東西還有很多呐。我以為您那位攪亂人心的外甥女對我很感興趣,其實不然。在您那花園最漂亮的一角,我向她發出鄭重邀請,可她怎麽也不答應。”

他向海倫伸出一隻虛弱的手,海倫幫助他站起來,“扶著我,我們去慶賀一下這個教學的節日吧。”

“可是——”

斯托伊切夫看上去還想說什麽,但就在此時,樓梯上響起有力的腳步聲。我抓起對開本,衝進隔壁房間,把它盡可能安全地藏到一個箱子後麵,又回到斯托伊切夫和海倫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