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海倫雅典又髒又嘈雜。我很難在中世紀希臘學院弄到我需要的文獻資料。我坐在衛城上,幻想著有一天,我們的離別到了盡頭。我想不通,這惡魔為什麽還沒有穿過幾百年的時光找到我?我已是他的囊中之物,已經被他玷汙,有那麽一點渴望他的到來。他為什麽還不行動,讓我脫離苦海?我必須繼續抵禦他,竭盡全力保護我自己,而你,我失落的天使,你是我的動力,我決心孤注一擲。愛你的媽媽,一九六三年十二月我心愛的女兒:我心愛的女兒:愛你的媽媽,海倫一九六四年二月愛你的媽媽,我心愛的女兒:海倫昨天我在衛城浮想聯翩,現在仍揮之不去,於是今早又去了那裏。不過我才坐下來,眺望城市,脖子上的傷口就開始突突地陣痛起來。我覺得有東西出現在附近,正在追趕我,於是我拚命地四下張望。我現在在那不勒斯。在離開你們之前,我從不知道什麽叫孤獨,現在我不知道在圖書館裏,在旅館房間裏,還有誰像我這麽孤獨。我獨自吃飯,有人會朝我微笑,我也報以微笑,然後會扭開頭。不合適與我交往的,不僅僅是你一個。一九六四年三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