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七十一章

第七十一章

我們不打算走前門,那樣在路上就能看見我們。我們匆匆趕往後門,那裏有扇低窗,朝裏的一麵掛著紫色簾子。

這個地方又冷又黑,散發著黃蠟和泥土的味道,有兩個名字我倆怎麽努力也不敢說出來。其中一個是羅西。

在陰暗的光線下,她凝視著我,“可這教堂是十八世紀建的,”她反對說,接著她麵色開朗,“你覺得那——”

頂蓋是美麗的銅浮雕——一位長發聖人,舉著一隻手祝福我們,可能是一位殉道者,他的聖骨也許就在盒裏。聖骨盒的頂蓋像是釘死或上了閂。我怎麽也打不開。

牧師正走回教堂,我們慢慢跟著他,發現他把斯維帝·佩科的聖像放回到前台上,另一幅聖像則不見了。

她從碗櫃裏拿出一個沒有商標的瓶子,給我們倒上清明的棕色**。瓶子裏浮動著長長的草,拉諾夫解釋說這是草藥,調味的。伊凡修士謝絕了,不過拉諾夫接受了一杯。他喝了幾口後,開始問伊凡修士一些事情,那口吻友好得令人渾身不舒服。

“那裏通向聖所,”海倫說。

石頭搬開後,我們低頭看裏麵的人體:緊閉的雙眼,灰黃的皮膚,紅得不自然的嘴唇,無聲的、淺淺的呼吸。

下麵是一塊長石板,石料與地板和牆壁是一樣的,與人體是同樣的長度,上麵的圖案非常粗糙,直接鑿刻在堅硬的石麵上——那不是一張聖人的臉,而是一張真人的臉——一張殘酷的臉,盡管輪廓粗放,還是努力顯得愉快、自信。

盒子的確太小,隻能裝一個小孩的身體,或某些古怪的東西,不過很重。有那麽一會兒,我萬分驚恐地想到,也許這裏麵最終隻有弗拉德的頭顱,我開始冒汗。

“我知道,”我說,“可如果這不是聖人的陵墓呢?”

“我們早上去索菲亞,我要去那裏辦事,我希望你們對你們的研究工作感到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