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學家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我看到你了,”我驚奇地說。

“是的,”他悲哀地對我說。“我覺得不能讓你看到這些明信片,不能讓你傷心,因為我沒能找到你的媽媽。你可以想象那段時間我有多痛苦。”

海倫轉向他,露出悅人的微笑。“你知道我以前從沒讀過那本書吧?《中世紀吸血鬼史》?”

“講出來要花很長、很長時間,”她柔聲說道。“不過現在至少可以說上幾件。首先對不起。保羅,我知道我給你帶來了很大的痛苦。”

海倫雙眼睜得出奇的大。“我正坐在那裏,後背冒出雞皮疙瘩,似乎有什麽東西就站在我身後。我迅速轉過身,在回廊另一邊,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我仿佛看到一個黑影。他的臉在陰影中,我不是看見,而是感到他發光的眼睛正盯著我。他隻要一瞬間,便可張開翅膀,撲到我身上,而我孤身一人。突然,我聽到了聲音,我腦袋裏令人憎惡的聲音,告訴我,我絕不可能戰勝德拉庫拉,這裏是他的世界,不是我的。那聲音告訴我,趁我還是原來的我,跳下去。我像夢遊一樣站起來,跳了下去。”

“您確定不需要我離開,讓你們待在一起嗎?”巴利勉強開了口。

我看著他,淚水不聽話,一下湧了上來。

“是的,我們知道了,”爸爸悲傷地應和道,“他肯定也從那本老書上作了計算,算出來德拉庫拉上次去聖馬太到現在差一個星期就滿十六年。後來他肯定猜出我要去哪裏。他去收藏珍本的壁間看我時,實際上是看我進展如何——他幾次跟在我後麵,要我告訴他哪裏不舒服,擔心我的健康和精神狀態。我不想把他牽扯進來,我知道這很危險。”

“還有我,”巴利飛快地咧嘴一笑。這是他第一次開口。看到他還能有快活的表情,我寬慰不少。